当前位置:昌源东轵网 > 教育 > 饭卡凭空多出720元,学生还以为是“诈骗”,没想到…

饭卡凭空多出720元,学生还以为是“诈骗”,没想到…

发布时间: 2019-12-01 11:58:53    热度: 1315

[文本/严珊珊观察员网络]

据陕西《城市快报》9月21日报道,近日,西安电子科技大学的203名学生突然凭空掏出720多元的餐卡。收到短信提醒后,学生们一度认为这是“欺诈短信”。

通过对2018年学校学生刷饭卡记录的大数据分析,发现这笔钱是学校给每月在食堂吃60次以上、平均每天花费不到8元的学生的一笔补助。

消息一传出,网民们就纷纷称赞,称这种方法“不仅保护了学生的尊严,也使补贴得以实现”事实上,不止一所大学提供这样的“无形补贴”。

据陕西广播电视台9月21日《城市快报》报道,西安电子科技大学通信工程专业的学生聂(Nie)告诉记者,由于她父亲的工资不高,母亲的健康状况也不够好,无法工作,她在大一和大二期间的生活费相对较低,大约每月300元。

不久前,当小聂在食堂刷卡时,她发现自己的餐卡无缘无故被付了700多元,令她惊讶的是餐卡余额从未超过三位数。

和聂越一样,其他202名学生收到了意外的报酬。收到短信提醒后,有些人认为这是欺诈行为。

城市快车视频截图

原来,这是西安电子科技大学对贫困学生的“无形补贴”。该校通过大数据分析了2018年在校学生刷饭卡的记录,发现学生每月在食堂吃超过60次,平均每天花费不到8元。按照每天6元的补贴标准,一个学期720元的膳食补充卡就塞进了儿童膳食卡。

学生们学习的时候非常感动。

西安电子科技大学学生资助管理中心主任林露足球运动员表示,通过各级评估选拔贫困学生的传统方式使得许多孩子难以畅所欲言,并带来沉重的思想负担。因此,学校希望使用数据分析来比较困难学生的账户,并找到需要帮助的学生。这样,学生可以享受补贴,同时充分保护他们柔软的心,使他们没有心理负担。

西安电子科技大学信息网络技术中心的赵遇见表示,学校自主开发的数据平台从187,300条数据中找出了去年每月在食堂度过60次以上的学生,并过滤了不常在食堂吃饭的学生的异常数据。

城市快车视频截图

该系统发现了310名学生,他们的消费水平远远低于整个学校的平均水平。144名学生被认为在学校有困难,166名学生不在困难学生数据库中。结果,在顾问的第二次检查后,他们中的59人过着非常简单的生活。最后,学校确定这203名学生为补贴对象。

城市快车视频截图

事件报道后,网民们纷纷出来称赞,称这种方式“不仅保护了学生的尊严,也使补贴得以实现”

一些网民指出,同样的“热点新闻”正在其他学校上演。

根据Observer.com早些时候的一份报告,2017年,智虎的回复在互联网上很受欢迎。网民香农的故事让HKUST“秘密”资助学生的消息广为人知。事实证明,中国科技大学在2004年发起了这项“无形补贴”。

在具体操作方面,中国科技大学通过校园一卡通消费数据的统计,向每月吃60次以上、平均费用分别低于4.0元和3.7元的男女学生发放160元的生活补助,每月有400多名学生接受补助。无形补贴仍在实施,并根据价格标准进行调整。到2017年,统计门槛将提高到每顿饭7元。

此外,还有许多这样热心的学院和大学...

南京科技大学研究儿童餐卡。如果一个孩子一个月在食堂吃60顿饭,平均每顿饭少于7元,他或她会给孩子一张饭卡,以确保孩子能吃到他或她的全部饭菜。

郑州大学也在研究儿童的一卡通消费。通过这种方式,学校挖出了许多不愿意接受补贴的孩子,他们拼命学习主食免费蔬菜汤。郑州大学已经决定,对于每月花费少于120元的孩子,学校将通过他们的信用卡赚钱。

成都电子科技大学有一个专门的系统,只负责寻找“隐形贫困”儿童。这个系统记录学生的各种学费,例如,吃多少,买多少水果,在超市吃多少零食,用多少日用品,每学期坐多少校车等等。非常详细。结合学生的勤工俭学、奖学金情况、家庭经济等,进行综合分析,最后电脑会给出一个清单,告诉学校谁应该得到资助。

仍然有许多学校有类似的行动。每个学校可能有不同的方法,但有一个共同点。整个过程不需要孩子申请。钱被秘密转移到儿童卡上。只有学校和孩子们知道。

这种“无形补贴”无疑给贫困学生的救助工作带来了新的思路。

据人民网报道,许多高校在处理贫困学生事务时更加关注他们的物质困难,而对贫困学生的心理援助还有待提高。即使在物质援助方面,也缺乏“人性化”措施。例如,一些学院和大学建立了“贫困学生楼”来标记富人和穷人。还有一些捐赠仪式,邀请媒体和师生参加,这也给贫困学生带来了一些心理压力。

2017年,中国青年报社会调查中心对2001年被调查者进行的调查显示,77.3%的被调查者同意无形补贴的方式,68.7%的被调查者认为无形补贴维护了受助学生的尊严,58.1%的被调查者希望提高大数据在学生补贴中的应用。

在调查中,26.0%的受访者是大学生,74.1%不是。90岁后24.2%,80岁后47.1%,70岁后21.9%,60岁后5.5%,50岁后1.1%。

人民网指出,与以往对贫困学生的补贴相比,贫困学生需要主动申请,回家发放各种证明材料,学校在收到后会进行审核,最终在学校公布。对贫困学生的大数据资助不要求学生自愿申请或提供任何证明。即使在接受补贴之前,学生们也不知道。这种赠款更加人道和有效。

这篇文章是Observer.com的独家手稿。未经授权不得复制。

内蒙古快3 幸运28购买 500彩票 PK10开奖结果 山东11选5

上一篇:都体:阿森纳准备以5600万欧引进马伦,将面临AC米兰竞争
下一篇:Win10 bug何其多!打个补丁CPU撑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