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昌源东轵网 > 文化 > 新加坡掀起华语儿童剧热潮 舞台背后学问多

新加坡掀起华语儿童剧热潮 舞台背后学问多

发布时间: 2019-11-23 19:23:34    热度: 1743

中国海外华人网10月11日讯——新加坡《联合早报》近日发表文章,简要介绍新加坡华人儿童戏剧的发展。近年来,新加坡掀起了中国儿童戏剧的热潮。许多剧团,如实用剧院(Practical Theatre)和新加坡专业剧院(srt),在中国儿童戏剧的制作中表现出色,包括新加坡国家艺术组织滨海艺术中心,该中心也为小观众量身定制节目。

这篇文章摘录如下:

新加坡专业剧院:翻译和表演英语儿童戏剧

新加坡专业剧院执行董事夏洛特·诺斯(Charlotte nors)肯定了该集团对中国儿童戏剧的投资。从2013年开始,剧团每年将至少上演一部中国儿童剧,迄今为止总共有八部。自2002年以来,该剧团首次制作英文儿童剧,其小公司也将英文儿童剧翻译成中文。

“市场上的儿童英语游戏越来越多,但是中国的游戏有很大的差距,我们有能力弥补这个差距,”夏洛特说。“凭借我们制作英文儿童剧的经验,我们聘请了一个懂中文的翻译和制作团队来翻译和表演每一部中文剧。从目前的势头来看,中国儿童戏剧值得我们继续投资。”

实践剧场:每年创作一部亲子作品

实用戏剧艺术总监郭蹇宏称儿童戏剧为“亲子戏剧”。她认为亲子剧场的首要任务是让成人和儿童一起观看戏剧。过去20年来,新加坡国家艺术委员会一直在学校开展艺术发展工作,因此亲子剧场和学生剧场青年剧场的观众群体也在不断积累。

郭蹇宏说,中国的亲子剧场也与年轻人学习汉语密切相关,所以看戏剧已经成为学习汉语的一个渠道。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实践剧场一直在学校演出,几十年来一直为青少年表演。“亲子作品持续生产的真正开始是在2010年。从那以后,我们基本上每年都生产一份亲子工作。”郭蹇宏说道。

滨海艺术中心:推动中国儿童戏剧市场

滨海艺术中心从2006年开始推出儿童作品。目前,其剧目包括原创的《小玩意》系列和委托制作的《儿童游戏》系列。自2010年以来,艺术中心已联合制作、委托或进口了9件作品,其中许多是基于中国民间故事,并取得了良好的效果。

滨海艺术中心节目的制作人李国铭认为,近年来中国儿童戏剧的发展有所改善。主要原因如下:中等收入阶层的购买力增加,促进了娱乐活动的消费;越来越多的中国永久居民在新加坡定居,观众也逐渐增多。汉语在世界上很受欢迎。父母希望他们的孩子能通过戏剧追溯到他们的母语。

这部戏剧应该既有趣又有教育意义。

戏剧工作者说,儿童戏剧不仅应该是娱乐性的,而且应该是教育性的。

夏洛特认为儿童游戏必须突出教育的核心。以长庆哑剧为例,情节基本上坚持了对儿童具有现实意义的友谊、互助、勇气、善良和爱的价值观。李国铭说,除了跨越社会经济和文化界限的能力,艺术还可以在儿童的认知、社会和情感发展中发挥作用。

“孩子们经常可以通过故事和游戏培养同理心,学会从不同的角度看待世界。在形成自我意识和认同的同时,艺术将成为孩子们探索文化遗产、表达自我和培养自信的一种方式。随着年龄的增长,艺术活动也能使他们成为具有求知欲、质疑能力和反思精神的自主学习者。”李国铭说。

郭蹇宏说,亲子剧倡导了一个新概念。"我们的亲子作品想要传达这样一个理念,即问题比答案更重要。"郭蹇宏说:“我们的作品相对来说并不太说教,我认为看戏剧只是孩子或父母相互了解和学习的过程。看戏剧前后的讨论和对话更重要。”

观众不应局限于儿童

在中国儿童戏剧专业剧院的舞台上,三代人经常一起来到剧院,而英国儿童戏剧却没有这种现象夏洛特指出,在中国儿童戏剧专业剧院为期五周的演出周期中,平均出勤率超过90%,因为老人经常陪孩子去看。

李国铭说,儿童戏剧在“接触”儿童之前必须经过父母的检查。“当我们推广这些作品时,首先联系的目标是家长。父母一定对这些作品感兴趣。事实上,父母也会从这些工作中受益。在短短一个小时内,他们释放了压力,发挥了想象力,从孩子的角度来看世界。”李国铭说。

此外,李国铭观察到,并非所有观众都是中国人,许多非中国观众也将出现在中国剧院。他认为这些非中国观众最有可能学习中文。

儿童剧不需要降低语言难度

既然儿童戏剧也是针对成年人的,创作者是否需要降低语言难度以“容纳”小观众,还是需要保持语言的成熟以使成年观众不会感到“简化”?

“我们的亲子作品有一些原则,比如不简化语言。如果我们发现文本的某些部分难以理解,我们可以通过动作、动作、声音甚至人物的形状来讲述故事。毕竟,年龄和语言水平是两回事。”郭蹇宏说道。

例如,她说在新加坡,5岁的孩子并不一定比15岁的孩子懂更少的中文。“语言的程度不一定与孩子的年龄发展成正比,所以我们不会特别调整语言,但我们会注意交流,而这种交流不仅仅是语言交流。”郭蹇宏说:“好的亲子工作应该被每个人看到。成年人应该看得更深,孩子应该看得更浅,但是孩子的感受不一定比成年人少或者比成年人浅。"

李国铭同意。他指出创作和展示儿童作品是错误的想法。“作为成年人,创造者必须从孩子的角度思考。不要低估孩子的学习潜力。应该注意确保语言不要太简单,以免增加孩子的词汇量。当然,对于孩子来说,掌握任何词汇都不会太难。”李国铭说。

沙洛特还表示,儿童戏剧不是退化的戏剧,不应该降低儿童戏剧的语言质量。为了在舞台上讲一个好故事,除了好的表演技巧、好的编舞和好的幕后制作,优美的语言也是不可或缺的。这不仅是对小观众的责任,也是对父母的责任。

在过去的两年里,父母梁晓萍带着他们的孩子去看中国的儿童剧,包括《儿童剧》和《真正的孙悟空》。“新加坡以英语为主要媒介。学习和接触中文对孩子们来说是一个挑战。我非常重视这一联系。”梁小平说。

在和她的两个孩子一起看了《了不起的狐狸先生》后,父母陈翠维特别欣赏舞台上孩子们的文字游戏。她认为看中国儿童戏剧和看英语戏剧一样有趣,这种戏剧兴趣是培养出来的。如今,看戏剧已经成为两个孩子的一种乐趣,尤其是中国戏剧。

陈翠维坦率地说,即使是中国的儿童戏剧也倾向于向他们的孩子展示经典作品。"熟悉的故事不会让孩子感到迷失,尤其是当他们克服语言困难时."陈翠维说。(王一鸣)

江苏快三投注 湖北十一选五 重庆快乐十分 云鼎 广西十一选五投注

上一篇:深圳麦格米特电气股份有限公司 关于继续使用部分闲置募集资金进
下一篇:“2019汽车保险与安全技术发展国际研讨会”在北京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