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昌源东轵网 > 情感 > 流云里的凝望

流云里的凝望

发布时间: 2019-11-01 21:47:35    热度: 701

现在我逐渐明白云实际上是心在天空的反映。看着云就像是在精神层面上人类和自然之间无声而深情的凝视。

小时候,我喜欢躺在草地上看云。看它长长的秋千,无边无际,像一群迁徙的蓝鲸,也像海中的蓝鲸;看着它无数的变化和无尽的幻想,它将永远不会重复自己,并将永远在新奇的边缘探索。那时,白云承载着我童年的大部分回忆:它们从哪里来,去了哪里?白云上有什么风景?有人能睡在天上,像看白云一样俯视世界吗?白云唤醒了我身体内在的人类基因仰望天空,同时也把审美的草籽吹进了我的心里,发芽发芽,长出枝条。生命的开始,自然是美好的。这让我相信世界的起源一定是一团纯白色的云或心。

后来,我对白云的感觉被投射到其他物体上,比如棉花糖。那时,我总觉得棉花糖是一小片被扯掉的云。它和以前一样白而且蓬松。当它放进我嘴里时,它会自动打开。这是云的礼物,还是人们对云的爱和依恋代代相传?我只知道记忆被棉花糖包裹着,时不时有一缕棉花糖落下来,让整个记忆变得甜蜜。

我曾经迷恋放风筝。"孩子们早早放学回来,正忙着在东风中放风筝。"看着它一步一步爬上天空,站在风前,掀起白云,我心中充满了羡慕和向往。有时候我想我已经变成了一只风筝。我自由地随风飘荡,忘记了天堂和人类。我感受到了古代人对众神在悬浮了5000年的云中飞翔的向往和追求。结果,白云变成了一个明知不可能但仍忍不住幻想的梦。

当我长大后,我走了很长一段路,在不同的天空下看到不同的云,但是总是很难找到哪种云像我家乡的云一样难以控制。其他地方的云,或者三三两两的云,似乎彼此陌生,一句话也不说。或者只有一层薄薄的云纱,模糊而吝啬地揭示了诗歌中隐含的柔情。或者躲在天空的盲点,独自在没人看见的地方钓鱼。即使云层偶尔覆盖整个天空,它们也会表现出阴郁的表情,让人皱眉。

只有我家乡的云像一首永远在风中成长的歌,一首永远芬芳的诗。有时候,就像数千万朵盛开在天空的鲜花一样,白色的祈祷和愿望被风吹成云朵,在每一条河里留下美丽的倒影。有时,夕阳会醉倒,红光会吸干每一朵云,就像一见钟情时心中的悸动,迫不及待地涌出,变成一种绵延数千英里的幻想。有时候,天空中只有几朵白云,但就像稻田里几只优雅的白鹭,它们像一首动人的诗一样站起来,给整幅宁静的画注入活力。我家乡的云是想象力的极致,美学的制高点,也是我们最清晰的仰望和微笑。

现在,很难找到时间去看云,但是每次我站在窗前向外看,我总能看到它微笑着向我招手。我有时觉得云和我就像一个久违的老朋友。即使我们被天地分开,当我们的眼睛相遇时,心跳总是回到最初的共振频率。它总是那么简单和善良。我把漂浮和下沉的自我交给了它,它也愿意为我融化所有的孤独和痛苦,还给我一个干净崭新的自我,这样我才能在生活的裂缝中顽强地生存下去。

pt老虎机

上一篇:中核钛白:公司产品主要是化工产品,而非金属钛产品
下一篇:四川国庆旅游收入530亿元 接待游客6785万人次